会员登录 - 用户注册 - 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 - 网站地图 品牌商报网欢迎您!
当前位置:主页 > 环保 > 正文

愚昧的营养学:大航海时代的噩梦

时间:2021-03-19 16:28 来源:网络整理

  编者按 1521年3月16日,麦哲伦率“香料岛”舰队跨越太平洋,抵达菲律宾群岛,与他的仆人恩里克首次实现了环球航行。不久后,麦哲伦在战斗中被杀,船员侥幸返回西班牙,诉说了一段惊心动魄的传奇。今年是首次环球航行500周年, 经贸时报网,本专栏将向您展现1521年欧洲文明的诸多侧面,还原的科技与文化及其创新与探险精神。

  直到18世纪末,欧洲人才找到防治坏血病的东西:橙子、柠檬汁或泡菜。之前他们甚至不知道,坏血病是由于吃不到新鲜蔬果引起的,而认为是船上肮脏导致的流行病。

  大航海时代

  ◎小白村

  “已经3个月20天没吃过新鲜食物了。饼干成了爬满象鼻虫的渣屑,精华全被虫子吃了,有一股鼠尿的臭味。喝的是黄水,在日晒下存放过久,一闻就想吐。吃的是覆盖在桅桁上用来保护帆索的牛皮。由于风吹日晒雨淋,牛皮非常硬,先得把它泡四五天海水,再用余火灰烬烤了吃。我们还常吃锯末。一只老鼠能卖半个金币,但很少见到。更糟糕的是:有船员的上下牙龈都肿成了褐色的海绵状,吃不进去东西,活活饿死。19人死于这种病。还有25或30个人的手臂、腿部等处浮肿瘀血。只有少数人健康。”

  1521年3月,写下这段日记的皮加费塔,正随着舰队总指挥麦哲伦,在太平洋上鼓足风帆,靠近梦寐以求的香料岛。但坏血病正在杀死船员。充足的营养是远洋探险的前提。欧洲人在这个问题上既高明又拙劣。先进的饮食加工技术使远洋航海成为可能,但愚昧的营养学让每次探险都成了死亡之旅。

  1519年8月,在西班牙塞维利亚的码头上,麦哲伦正亲自指挥,给5艘帆船装载货物。食物采购金额几乎等于全部船只的制造成本,却只够前几个月吃的,一路要不停补给。麦哲伦在塞维利亚购买的食物中, 东北资讯网,将近五分之四是红酒和硬饼干。

  红酒是船员的生命之水。中世纪的欧洲人日常喝葡萄酒或啤酒(平民更多喝啤酒),而不是喝水。酒的酿造过程会杀死一些细菌,比水干净;而且欧洲人相信喝水增加身体的“湿气”,酒则是“温性”的,可减少身体的“湿气”。说到酒的生产和消费,欧洲人从罗马时代开始就长期领先世界。麦哲伦的时代,地中海地区的市民,每人每年喝400多升的葡萄酒;买酒花的钱要多于买面包。

  远洋船上, 华人风采网,葡萄酒无比重要,因为日晒炎热,水很快会变质、生藻。葡萄酒则更易保存,但前提是密封要严实。

  世界各大文明一般都用陶罐储存酒;中国人也用陶罐;中世纪意大利人出口葡萄酒也用陶罐。但要穿越风暴频繁的大西洋,陶罐就太脆弱了。麦哲伦船上的葡萄酒放在木桶里。

  储存葡萄酒的木桶,是当年的高科技。橡木板拼成,再用环紧紧箍起来的严丝合缝的大木桶是高卢人的发明,最晚在公元前3世纪就有了。大木桶基本上只在欧洲见得到,它需要高超的技艺,而且用料不菲,一个桶比它装的葡萄酒贵多了。

  从罗马人购买高卢木桶开始,它就成了欧洲人最喜欢的运输容器。便宜的木板箱远不如昂贵的木桶好用。木桶腰部稍粗,很结实,能滚着走,能堆叠,能反复使用。你可以把橡木桶理解为那个年代的集装箱——钉子、火药、腌肉、金币、鱼、鲸油……它可以装一切。今天,石油的计量单位还是桶。而木桶制造直到20世纪初还是一门庞大的行业。

  木桶之关键,一个故事可以说明:1587年,英国俘获了西班牙的物资船,上有制造2.5万—3万个大桶的木材。这导致第二年进攻英国的西班牙无敌舰队,许多木桶的木料阴干时间不够,变形开裂,水和酒渗漏,食物变质,以至于全军覆没。

  麦哲伦的船员喝的是葡萄酒。百年后,随着加勒比群岛开发成了甘蔗园,船员们开始喝甘蔗酿的朗姆酒,后来杜松子酒又成了荷兰和英国水手的最爱。酒桶是海员的忠实伴侣,也是船上最大宗的货物。用玻璃瓶和软木塞是17世纪开始的,其密封效果还不如木桶。

  再说硬饼干(hardtack)——船员每天都要吃的东西。与其说是饼干, 中国品牌农业网,不如说更像陕西过去常见的干粮——死面锅盔。

  欧洲船员吃的洋锅盔,是用热水和面,加一点盐揉好,用小火两次烘干(这是biscuit一词的来源),再放一个月,散掉所有水分制成的。虽然不会变质,但同时也变得非常硬,甚至硌牙。

  一直到近代,船员和野战军士兵都以此为主食。它是如此硬,以至于可以在上面刻字,当明信片用。所有人都不爱吃它,一般把它煮在汤或者咖啡里制成“欧洲泡馍”。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推荐内容